俄勒冈州医生捐精后被医院滥用,成了17个孩子的父亲

10月2日美国俄勒冈州科瓦利斯一名医生正在起诉俄勒冈健康医科大学,因为他们错误地使用了他的精子捐赠。

布莱斯·克莱里(Bryce Cleary)博士在俄勒冈健康医科大学OHSU医学院学习的第一年就捐赠了精子。 克莱里Cleary说,他是受到OHSU生育诊所工作人员的邀请,捐出他的精子用于研究和希望怀孕的妇女的。


25岁的阿莉(Allysen Allee)通过OHSU给她的捐赠资料确定了布莱斯就是她的生父。

克莱里Cleary说,诊所向他保证,孩子数量不会超过5个,而且只有美国东海岸的家庭才会得到他的精子。但现在,他发现自己至少有17个孩子 (其中一些孩子也住在俄勒冈州),克莱里Cleary说要求相关部门赔偿500多万美元(约人民币3500万)。

1989年,布莱斯·克莱里(Bryce Cleary) 是美国俄勒冈健康医科大学(OHSU)医学院的一年级学生,生育诊所招募了他和其他男学生来捐献精子。然而,在2018年5月,两名发现自己是Ancestry.com姐妹的妇女联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布莱斯·克莱里Cleary。这些妇女说,他们使用Ancestry.com的信息以及从OHSU的生育诊所获得的信息来确定Cleary是他们的父亲。

诊所称他的精子只会被其他州的夫妇使用,孩子的数量不超过5个。这家诊所违反了他们的协议,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了精神上的痛苦,而且诊所用他的精子生养出的孩子可能不止17个。

2019年10月2日,克莱里对美国俄勒冈健康医科大学(Oregon Health & Science University)提起诉讼。他的律师克里斯贝斯特(Chris Best)对记者说:“ 30年后,克莱里得知,他至少生育了17个孩子,所有这些孩子都出生在俄勒冈州和美国西北部。”


克莱里和他的妻子

克莱里和他的妻子有三个孩子和一个养女,他不希望自己捐赠精子的小孩和自己亲生孩子有所接触。他说,如果当初诊所没有这些承诺,他是不会捐献自己的精子。

如今,这些孩子中,至少有两个和他抚养的孩子上同一所学校。他称这家诊所的欺诈行为对他造成了“无法弥补的伤害”。

美国波特兰华人网编译整理报道